離別

昨天妳走了
短暫的離別
勿掛念
等我們走完祂給的路
那日必與妳再相聚Untitled
二十多年的疼愛歷歷在目
我真是個蒙福的媳婦
想起過去在一起時
愛聽妳訴說過去老輩子們的事
談笑中妳也願聽我解說聖經故事
總愛問妳 “明白嗎”
妳都會回應 “知道了”
多滿足的愛
今後再也聽不到 “知道了”
謝謝妳給我滿滿的愛
妳終於可以
卸下屬世的日子
不須再擔心害怕
好好休息睡一覺
等睜開眼的那刻
是一個全新的妳
再也沒有病痛
再也沒憂心事
可安然住進聖城
自由了

愛的天使

退休了
是可以卸下一切盡情享受零負擔的自由
妳卻選擇繼續做愛的天使
也許做了半輩子的護士
妳的愛心與關懷持續的在心中燃燒
看見身心障礙的人妳接待在家中
孤兒妳領養照顧直至他們能自立更生
無家可歸的人妳讓他們能有短暫的歇息處
似乎妳比退休前還要忙碌flower 4
妳臉上總是洋溢著喜樂與溫馨
每次見妳時總有新的家人誕生於妳家
何等愛能讓妳不懈怠的勇往直前
昨日妳說
神的愛使妳無法拒絕去接待需要關懷的人
我自愧不如阿

想起耶穌說
我渴時你給我水喝
我餓時你給我食物

不明白的人卻回應
我什麼時候給你飯吃給你水喝呢

是阿
主飢渴時
我願意供應嗎

信耶穌

記得那天在電話裡告訴妳 “我信耶穌了”
妳感嘆地說
吃素拜佛二十多年為何還反悔呢?
還來不及訴說我的奇遇
妳已掛電話了

多年來陪妳上山禮佛
道友常誇讚羨慕妳有個好女兒
如今讓妳蒙羞失顏了
已數不清有多少次在主前為妳祈求救恩

SKY20

祂終於回應了
那天清晨在碼頭岸邊遇見遠方的船隻
是那麼遙遠
忽隱忽現緩緩而來
正納悶時
忽聞
雖緩慢駛而來終究也要進站的

妳知道嗎
這麼多年來我還在岸邊等候妳
等的心慌
等的都想放棄了
有時心想只要妳平安健康就好
何必強求妳改變呢

罷了
讓祂來掌舵
起風時祂就會揚起帆
我會耐心等候
期待

不離不棄的愛

年輕時沉醉於愛中
總以為兩人相愛勝過一切Round Valley 3
從此公主就要過著快樂幸福日子
生老病死全被甩得遠遠地
經歷數年的磨合期
愛宛如香醇的酒
生老病死卻寸步不離
那年我病倒了
生平第一次面對生死的懼害
死對基督徒是休息
等候住進新的耶路撒冷
怕的是活著將成為夫君的負擔
於是埋怨神  拒絕禱告  拿走一切讓我想起祂的事物
不善禱告的夫君也開始日日在神面前代禱
因為他知道這個愛巢從沒斷過禱告的馨香
他不離不棄地扮演神的使者
在我最消沉時他為搏我一笑
把神的話用幽默的脫口秀不斷的演繹
堅守了半年直到我的氣熄滅了
那刻重回到祂面前時
淚繃了
卻是一生中最甜美的淚
祂善用祂的使者
祂真的不離不棄守著我

疼惜

 

第一次見妳時阿里山公園2
外貌淳樸
清秀甜美的臉
總讓人疼愛
真情流露的照顧老奶奶
奶奶稍有不適
妳迅速的到她身邊
陪著她
唱著妳家鄉的歌謠
知道奶奶膽小
睡時總把手放在她床邊
讓她安心睡
奶奶鬧情緒不吃飯時
耐心哄著直到她吃完那碗飯
心中真想告訴妳
奶奶有妳看顧真放心
那天妳要我為妳禱告
心中納悶
回教徒怎麼會要基督徒代禱呢
想必神必有祂的心意
我喜悅的回應 “一定”
妳耐心聽我訴說創造萬物的神
唯一的神
真是奇妙的事
也許妳看到
我們常常禱告
遇見了禱告的力量
目睹神的愛漫溢在這家中
我期盼著
妳也會開口說 “ 耶穌是我主” 的那一天
讓耶穌來疼惜妳
阿門

沮喪曲

彈一首疏散沮喪曲
來吧
隨著不合諧的音律
灑散一切憂心事

Flower 47揮去憂傷的淚水
來吧
忘懷的彈奏
忽聞
窗外的鳥隨著音符和音
音樂停時牠也靜音
你若不嫌棄我的琴技
自由的再與我合奏一曲
忘憂谷吧
再唱一首
思念我的良人
我等候祂

不歸路

愛上祢時

就已踏上這條不歸路

漸漸地明白

跟隨祢是條艱辛漫長的道路

祢如何被唾棄羞辱的上十字架

我也必因跟隨祢的足跡而付出代價

DSCF3212

因為愛

我心甘情願走祢走過的路

願忍痛讓祢修剪我的雜枝

 痛時服下祢應許的蜜糖

迷惑時喝祢所賜的泉水

被圍困時束上真理帶

拿起祢所賜的雙刃刀

我知道

祢永不會離棄我

祢不會視而不見

是的

跟隨祢是一條不歸路

卻是充滿希望的道路

我永不後悔

環扣

穿梭在無人空間
在異境裡尋覓祢
是興奮的
是期待的
那夜裏發覺一列車
沿著山路緩緩駛過
火車車廂節節相扣
忽聞
要如那環扣
使車廂緊緊相連
即使行駛在山路
也不會脫離軌道

德拉瓦河 8

明白了
祢想告訴我
我們都是那環扣
雖不會引人關注
卻是用來連接車廂
那掌舵者就是祢

願做那環扣嗎?
祂等著

約會

每個星期五晚上
帶著期盼滿滿的心
與祢約會
在這個特別日子
想起祢我的約定
想起祢的愛
讓我迫不及待
數算著時間

2014Summer1

終於等到太陽下山了
卸下重擔
飛奔去見祢
訴說這六天來的瑣事
喜怒哀樂全數算一遍

喜的是看見祢的祝福滿滿
怒因我不聽祢話自找苦吃
哀的是不知如何解除困惑
樂的是有祢同在就心滿足

這日
祢展開恩慈的雙手摟我入懷裏
祢說
來吧好好享受為你預備的安息
讓我除去你六日來沾染的污泥
讓我挪去壓在你肩膀上的重擔

是阿
這是與祢相會交心的日子
是大有能力的禱告日子
是靈得醫治療傷的日子
是可以重新得力的日子

每個安息日祂都在等你
祂不會讓你失望的
約會去吧

石榴與腰帶

那夜纏著祢問
為何聖殿與祭司衣服都有石榴

祢回應
每一顆晶瑩紅透的果子
代表得救者
代表初熟果子
代表千禧年住在殿中同掌權

Green Lake Park 2

是阿
每一個得救者都靠著祢的血來淨身
祢就是那大祭司
緊緊把我們都綁在祢身上
跟著祢進入聖潔的內室
是何等的福份
是祢的應許

想起
神讓耶利米去幼發拉底河
把腰帶埋在石縫中
再去取出時已腐爛
再也沒法用了

神想
把以色列如腰帶綁在身上
這將是神的尊榮
以色列卻不明白也不願意

你信嗎
你願意嗎

祢真的愛我

當我決定跟隨祢的足跡時
就把一生交給祢

因爲你懂我

知道我的需求

我沈醉於祢的尋寶圖

頻頻追問每一個錦囊

緊緊抓住祢的啓示

常撒嬌地不讓祢輕易離去

因為我知道祢真的愛我

flower 160

沮喪時祢帶我穿越時空

看到盼望

 看見世外桃源

心高氣傲時祢即時

拔除驕傲根源

把我隠藏起來

被羞辱時

祢回應"我走過的路,你也要行走"

疲憊不堪時

祢安慰的説"就快到家了"

苦悶時

祢讓我舞一曲釋放的靈舞

喜悅時

祢讓我高歌一曲自由頌

祢為我做的一切

叫我如何𣎴愛祢

叫我如何不想祢

心鎖開了

記憶中兒時總是愛哭
沒有太多的歡樂時光
忌妒又羨慕別人的童年
唯獨我穿梭於醫生診所
只有無奈與怨言伴我成長
看不見藍天也看不見未來

flower 2
封鎖內心的哭泣是最好的偽裝
從沒想過這宇宙中
竟有人能看透我的偽裝
那天祢讓我把所有的哀怨與苦悶
如洩洪般傾倒在祢面前
哭泣不再是軟弱
卸下心牢是解脫
那夜祢讓我
開懷瘋狂大笑
如痴如醉般舞一曲心鎖開了
祢在意我的一生
知道了

害怕

女時常在夜裏聽見有人呼叫我
常處於驚恐讓我變得膽小
總是開著收音機睡覺
似乎越害怕惡者就越愛來干擾
惡者見獵心喜就開始搖動著床
嚇得我全身躲入被褥中
他緊追不捨的吹起一陣陣冷風
聲聲呼喚我的名字
常常為此哭泣
害怕夜晚的來臨
家人朋友都曾陪伴入睡
卻只有我聽見那呼叫聲
唯獨我感受到那冷風和搖晃
沒人相信
如惡夢般被折騰數年
稍有風吹草動
都足以讓我歇斯底里的哭叫

Lucifer falls 2
直到遇見耶穌
記得那夜在聖靈的引導下
帶著我去每個房間與角落禱告
走進每個房間時就被聖靈充滿
祂讓我明白我的家就是神的家
祂與我同在
祂守護著我
祂戰勝了死
祂醫治了我

祂除去了我多年來 “害怕“ 的靈
不再恐懼害怕

暴風雨來的寧靜

靜得讓人無法呼吸
心慌得如世界末日
靈飄無定所
魂魄不安其位
口中的交託完全淪陷了
那夜哭乾了淚水
疲憊無奈地傾倒在祢面前

DSCF4269
微風為我打開天窗
看見叢林
看見枯倒的樹
不明白為何帶我入此森林
忽聞
一棵樹倒森林就會不見嗎
試問這叢林中有那棵樹是你栽種的
一語驚醒失落的我
信靠不是用嘴說而已
交託是要經得起考驗
多次的心慌            心真的交託了嗎
想起
以色列多次親眼目篤神的大能
依然故我
我呢

徵招

那天你走進來時
帶著沉重心思
似乎已陷入恐懼戰場
為何如此驚慌呢
你回應將被徵招去前線

9
我想起
基甸帶兵去攻打米甸
神說凡懼怕膽怯的可以不參戰
我拉起你的手禱告
祈求從祂而來的平安賜給你
也許這就是祂的心意

數月後你又走進來
臉上洋溢著喜樂
訴說著神的恩典
徵招被取消了

是的
祂不會給我們承受不起的負擔
阿門

耳順

都經歷了不惑之年
理應耳聰目明
卻抵擋不住四方來的亂箭
都受傷了
疲憊了
心痛了
或許都未進入耳順之年吧
知天命了嗎

舊金山25
忘了誰是主宰嗎
唯有祂是知心朋友
永不離棄我

靈病了

祂有療傷藥膏

祂能醫治

肉體的疼痛無礙

靈得醫治
就能安穩數算日子
進入耳順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