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哭泣

耶路撒冷阿
誰能決定妳的歸屬呢

19
可聽聞
他們決定把妳判給外邦人
似乎不在乎妳的意願
讓人愁腸寸斷
妳的君王只不過短暫離妳而去
他們卻你爭我奪只為擁有妳
別哭泣
君王沒忘記妳
妳必重回祂的懷抱
祂必擦乾妳的淚水
等著吧

安歇之地

一陣風揚起的紅黃葉
看著它的飄起又落下
飄揚時極美
剎那間就落下了
人生不也如同秋葉
一生都走在匆匆忙忙的步道上
何不停下腳步歇息一會呢

秋3

莫要問我   “何處可讓疲乏人安歇片刻”
那我要說    “ 有安息地方但你不想要”
園主屢次叮嚀 邀約    “ 進來安歇吧”
你卻回應
不要把我當嬰孩般不斷的喊
難道我不知道嗎?
你確實不知道
否則你會進去安息享受一下那寧靜喜悅的時刻
園主早就預備這地方等你來
讓你歇下手中的工作享受   “安息日”
何不嘗試看看
又起風了
我等著下一個安息日

回頭阿

葡萄園主滿懷期待的等著收成
把精選的葡萄種在肥美的山上
刨挖園地除去雜石
在園中蓋了一座  “守望台”
又鑿出壓酒池
盼望著能結出好果子
收成季節來臨時
卻只有野葡萄

Napa Valley18
你們來評評理
每日細心看護著
還有什麼沒為這園地做的
園主生氣說要撤去籬笆拆除圍牆
就讓這葡萄園荒廢好了
讓荊棘叢生
不再給雨水
然而他還想重新看顧這園地
不斷的在呼籲 “回頭吧”
我對你們的愛就如對自己生的兒女一樣
不要離開我
不要像不貞的妻子離我而去
回頭尋求我
我就忘了你的悖逆

回歸耶路撒冷的懷抱

從前不知妳的存在
也從未拜訪過妳
如今卻為妳哭泣
為了妳的兒女
為那些流落異鄉不知歸家的人
為那些被遺忘的人
耶路撒冷阿
我心碎了
夜夜盼望著回歸妳的懷抱

2016-duke-farm-48
突然想起
你可聽過這麼奇怪的事嗎
耶路撒冷不需經產痛就能生子
國一日內就可建立
可看過
耶路撒冷的子民霎那間就能生出來
誰聽聞了
誰看見了
微風輕敲
既決定讓錫安懷孕待產
又怎麼會讓她生不出來呢
凡愛慕她的
為她哀傷的
如同嬰孩在母親懷中得著滿足
你信嗎
我信
我等著

誰偷竊了祂的話

飛行書卷的咒詛是甚麼呢
好奇的打開
一面寫著凡偷竊的必被滅除
另一面記載著凡起假誓也必被除去
他們掠奪了什麼呢

舊金山26
微風掠過
看阿
那些以耶和華名起誓
傳遞不是從祂而來的預言
傳述不是從祂而來的異象
傳講不是從祂而來的異夢
假傳神的話將被撇去除名
切記阿
他們漸漸伸出手來竊取我們的心
他們的甜言蜜語已迷惑我們的心
勿飲他們的濃酒

 

我聽見了
你呢

你不孤單

人生總是苦多於樂,也可能樂比苦多,苦的定義隨人而異。夫君常說我的苦在他看來一點也不苦,還有人比我更苦。 我一笑置之,內心覺得 ”你不懂我的苦“ 就如你有時看不懂我的詩詞一樣。 或許應該說你夠堅強就如你對神的信靠一樣。

說到詩詞,若不是神早就預備給我,以我的國文程度根本是寫不出來。當聽到有姊妹說我寫的文章很流暢,我內心偷偷的笑,那是因為你不知道過去的我,連寫一篇作文都擠不出幾個字。 若不是這樣也無法彰顯神的大能,不是嗎?
十多年前神已把一篇一篇文章用方言禱告時給我了,只是當時並不明白而已。後來祂在我讀詩篇時把飢渴心放在我心中。那時我向神祈求讓我如大衛一樣用詩詞來讚美,述說祂的應許。 但這個祈求並非如我想要的奇蹟般地發生,是經歷了十多年的試煉,苦難,艱熬,等待,絕望,生病,生氣換來的。 幾乎每一篇寫出來的都是我的艱熬與期待,才明白大衛寫詩篇時的心與盼望。 神用自然的方法來成就祂的旨意,絕對是超乎我們想像的。 我才明白當苦難試煉來時我並不孤單,若不經歷就無法明白何為”信靠“。

2016 Duke Farm 42

在低潮時曾想放棄不再寫了,反正也沒人懂。 然而每次想封筆時,總是有題材在腦中,內心火熱非寫不可, 就這樣一篇又一篇寫下來。 也許就如夫君說的,這些或許能給在遠方需要的人,安慰他們的心靈,可別放棄,盼望還在那頭等著你們。

勿氣餒

如脫韁的野馬

漫無方向的奔馳

如失去理智的怨婦

歇斯底里的怒吼

不斷的狂奔吶喊後

疲憊的問 “Game over”了嗎

WP_20150926_13_23_30_Pro

微風輕聲嘆息

如果妳與人慢跑競賽尚且覺得疲憊

又如何跟馬賽跑呢

妳走在平地都覺疲倦

如何渡過約旦河呢

起來吧

喝口醒酒蜜奶

勿氣餒

迦南美地還等著妳去

我聽到了

你呢

準備好了嗎

不知經過多少年了
滿天飛的世界末日預言
也從沒斷過

舊金山25
耶穌來的日子就在眼前了嗎
災難來時你想依靠誰呢
想過嗎
靠維持世界和平的領袖兜售的平安嗎
還是自求多福
你準備好了嗎
若想得著真正平安
尋求耶和華
災難來時不必驚慌害怕
祂應許做患難時的依靠
祂是我們力量的泉源
祂必不離棄凡仰望求告祂的人
你相信嗎

一片平靜

這天祂差遣天使在遍地巡邏
探子回報   “全地一片平靜”
既是平靜
(並非報平安而是無所改變的平靜)
為何還不讓他們回耶路撒冷呢
還在惱怒嗎
不憐憫要到何時呢
這七十年的氣
何時熄滅呢

55
微風悄悄說
祂只是輕微的惱怒祂的子民
那些人卻依然欺壓他們
時間到了
祂會差遣匠人砍掉那些欺壓他們的
美好的盼望就等著他們的歸來
他們將重新回到耶路撒冷
這是祂的許諾

神的聲音

似乎人人都想追求與神對話, 尋找從祂而來的啟示. 我也曾好奇的想聽神的聲音, 記得第一聽到祂的聲音時, 幾乎無法分辨是否從祂而來. 大夥都想知道神是如何與我們對話吧, 聖經上是如此回應的: (約伯記33:15-17 )
Job 33:15-17 New Living Translation
He speaks in dreams, in visions of the night, when deep sleep falls on people as they lie in their beds. He whispers in their ears and terrifies them with warnings. He makes them turn from doing wrong; he keeps them from pride.

59
英文版說的比中文版本更清楚明白神是如何與我們溝通地. 祂在異象, 異夢, 在耳邊輕語中與我們說話. 還有一種方式是像先知以利沙祈求神打開靈裏的眼, 以肉眼看見祂想啟示的信息.

夫君常想知道神如何在耳邊輕語, 以我的體驗並不是真正耳能聽到 ”聲音” 如同我們肉體所聽見的方式, 而是靈裏的溝通, 對話, 簡單說就是 “內心有二種聲音彼此對話”. 也許你會說那是 “自言自語” . 但唯一不同的是從祂來的對答都不是我腦中的話, 常是出乎我意外的.

那如何判斷是自言自語或是與祂對話呢?
依我所經歷的祂的對應常不合邏輯, 比如異象從祂而來, 祂卻要問你”你看見了什麼”, 祂在等你問祂 “想告訴我什麼” . 異象的啟示絕對不是我能自圓其說的, 也常不合邏輯. 祂若不啟示, 永遠也猜不出答案. 聖經上也有許多案例, 比如神啟示耶利米兩籃無花果, 一籃是極好的, 另一籃是熟過頭的無花果. 常理說好的無花果應該是留下來的,但答案是他們都將被俘虜去巴比倫. 反而那籃熟過頭的無花果是留在耶路撒冷的是要被消滅的.

熟讀聖經就能分辨神的聲音, 不會被撒旦誘惑. 撒旦也能給你異象,異夢, 也能與你對話. 當祂想給你異象,異夢時, 祂一定會讓你明白, 強求不來, 也不需靜坐空等.

警鐘

祢總會預告將發生的事
如醒鐘般的敲擊
當時間到時就知來自於祢

大峽谷 14
記得那天清晨在微風引領下
進入浩瀚的沙漠
瞭望著那片金黃沙漠
沙漠中為何有黑色大球
正吶燜時
巨大聲響引爆了黑球
已分不清是沙層爆還是火光了
微風輕撫耳畔  “為中東代禱"
數天後伊拉克戰火爆發了
這讓我學會警醒的傾聽與順從

守望台上敲鐘時
勿錯過

等待最佳時刻

想抓住秋景的浪漫
冬天的腳步卻不知不覺來了
後院的楓樹依然綠意盎然

4-26-14d
妳總愛與松柏爭鋒媲美
無畏寒冬的冰冷
堅忍不落葉到春分時
愛美的妳才肯脫去外衣
穿上新嫩葉的衣裳
我看見了
妳的堅持
妳的等待
等候最佳時機
重新綻放美姿
多年來妳如警鐘
提醒我等候最佳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