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

愛祢

知道嗎
多麼的不容易
愛一個看不見
愛一個觸摸不到

奇遇

不能隨心所欲見祢
那就是奇遇

蹤跡

遠處傳來祢的呼喚
想見我
尋找我的蹤跡

battle-field-1

想見祢

孤獨時想見祢
苦悶時想見祢
病痛時想見祢
無助時想見祢

放棄

真的累了
喘口氣
別放棄

異夢

異夢來時心懷期盼等著
一年二年五年十年等著
也許半輩子還在那等著
都說是信實可靠要等著
來時宛如剛栽種的小樹
為得著那陽光等著
還在等嗎
放棄了嗎
忘記了嗎

tree

 盼望著
大風浪來時
我能屈能伸
就為了得著那陽光

等著吧

山羊(goat)

山羊(goat)驕傲的展示牠的榮美
居高山想稱霸為王
難道你不知嗎
那日來臨時你將如米糠隨著風被吹散
那時在萬王之王的腳前卻要戰慄不穩
落魂了
為何還要迷惑掠擄軟弱的綿羊(lams)呢
小綿羊阿
勿羨慕牠閃亮的外衣
勿與牠為伍
勿要追隨牠的蹤跡
勿尋求從牠而來的幫助
小羊羔啊
跟好牧羊人

DFP

Ref# Psalm 1 :4-6  (King James Version)

The ungodly are not so: but are like the chaff which the wind driveth away.
Therefore the ungodly shall not stand in the judgment, nor sinners in the congregation of the righteous.

For the Lord knoweth the way of the righteous: but the way of the ungodly shall perish

沒有彩衣的魚

悠游自在的小魚
當她看見大海繽紛色彩的魚時
羨慕仰望著她們
終日思想著
若她能游到大海
就能像她們一樣也穿上五彩的衣裳
於是她開始抱怨
為何沒有亮麗的外衣
為何沒能居住在大海呢
尋尋覓覓希望能游到大海
這日她聽從了偽裝者之言
離開屬於她的家
當她到達彼岸時興奮歡呼 “美夢成真”

南 投

她不明白
為何飲同樣的水卻沒能有彩衣呢
為何愈來愈無力自在的游
為何鱗片片脫落了

她不明白
她是河魚只能活在淡水河
她捨棄自己的衣裳(義袍)去追求不屬於她的繽紛色彩
她上了惡者的當
她明白了嗎

瓊漿

遙望著風平浪靜的晴空
悠遊在一望無際的岸邊
樹叢中傳來嗤嗤的聲響
好奇的隨著聲音去探索
滿滿一籃巨大白色的蛋
霎那間蛋殼慢慢地破裂
破殼的那一刻我愣住了
看見大蟒蛇就盤繞在那
狂奔大喊逃命毒蛇來了
驅趕岸邊的遊客勿逗留
只見那蛇尾隨在後追殺
無力又氣喘的停下那刻
那蛇瞬間轉化為藍天使
輕聲細語邀喝一口瓊漿
笑著說喝上一口永不死
我知道那瓊漿就是毒液
繼續狂奔的走出那幻境

2016 Duke Farm 42

我想起主的話

 “If it were possible, they shall deceive the very elect”

REF#
Mark 13:21-23 New Living Translation (NLT)
For false messiahs and false prophets will rise up and perform signs and wonders so as to deceive, if possible, even God’s chosen ones. Watch out! I have warned you about this ahead of time!

等待

一顆期盼已久的心
等待著
數不清有多少個春天過去了
依然每日傾訴我的期待
總是在忘卻了時間時秋3
祢顯現恩慈
一切迎韌而解
等待是不可預測的時間
來時就知道是從祢而來
聆聽訴求是祢給的恩典
唯有學會等候
才能明白祢是信實可靠的

等待吧

我不再是我

數不清
多少次的軟弱無助
連舉杯的力氣都沒
常尋問祢知我所需
為何遲遲不見援手

AdobePhotoshopExpress_6b7ef904f74f4ebebb7fc8257b7c7549

微風輕輕吹來
總讓我想起那日
祢說
我再也不屬於自己
當我決定跟從祢時
祢以重價把我贖回
已把自己賣給祢了
以新人居住舊屋內

舊屋整修已不在我的權限了
我真的不再是我了
我只是居住的不順暢吧
當那日來時
我要住進祢的聖城
直到永遠

守望

流浪異鄉多年見你們來訪
那夜激動的無法壓抑內心的喜悅
你倆想去海岸邊看晨曦初現
目送著你們離去
微風掠過
輕聲細語 “守望”

Beach 5

迅速走在你倆前去探路
看見龍捲風從遠處吹來
道路已被中斷毀損
心中讚嘆微風的叮嚀
你們可躲過這場風暴

多年來這夢常盤繞心中
不知如何來幫你們
守望前面的道路
已被餵飽恐怕再好的食物也食之無味了

如何抗拒精緻包裝過的食物呢
孰不知粗糧好
孰不知原味好
誰能分辨呢

唯有微風能回應
下回微風輕敲時
勿錯過

及時雨

眼瞎耳聾時能遇見祂
乾旱飢渴時等候著祂
孤立無援時盼望著祂
迷惑不解時期望著祂
失去所愛時依靠著祂

及時雨總是不急不緩的來
及時雨下起時
一切所需都會給足

17

莫要心急
莫要埋怨
莫要心慌
莫要放棄
祂都知道

及時雨來時
勿忘祂的恩典
勿忘祂的承諾
勿忘祂的情愛

及時雨
我一生都願等候

還要等多久晨曦再現

有人問以賽亞
還要等多久黑夜才會過去
他回應
天就亮了但黑夜隨之而來
若想知晨曦何時再現
回頭來尋求
數千年後的今日
我依然想尋問
黑夜何時了
想問
還要等多久

DSCF3148

祢回應
巴比倫將要淪陷了
離開巴比倫
眾人圍攻耶路撒冷
橄欖山分兩半
黎明就到
若想知如何逃離巴比倫
尋求祂

你想知道嗎?

 

看不見的称砣

心懷千歲憂有多重你知道嗎
為何持續的把称砣往上加呢
為何要用它來衡量那無止盡的憂慮呢
不知不覺又拿起無形的称砣時
微風打開天窗
那晨曦讓我看見
清澈見底的河川
粒粒可數的清石Green Lake Park 2

忽聞鏗鏘有力聲
孩子
我看你就如那清石般粒粒分明
不要為明日憂慮
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
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

我淚流雙頰把称砣放下
你相信祂看你如那清石嗎
願意放下称砣嗎

呼喚

為何躲在角落
為何滿臉迷惑
起來吧
跟我來
帶你進入心靈安歇處
讓我告訴你
創造我們的神
在每一個人的心中預留一空間
那就是愛
當祂把這愛安置在你心中時
就完美

Twin Peaks1

你帶著疑惑起身離去
我隨你腳步
你走入虛幻的世界
尋找    尋找
想問你   找什麼
勿逗留虛幻短暫的空間
那裡沒有永恆
喊破嗓子
也喚不醒你

愛的天使

退休了
是可以卸下一切盡情享受零負擔的自由
妳卻選擇繼續做愛的天使
也許做了半輩子的護士
妳的愛心與關懷持續的在心中燃燒
看見身心障礙的人妳接待在家中
孤兒妳領養照顧直至他們能自立更生
無家可歸的人妳讓他們能有短暫的歇息處
似乎妳比退休前還要忙碌flower 4
妳臉上總是洋溢著喜樂與溫馨
每次見妳時總有新的家人誕生於妳家
何等愛能讓妳不懈怠的勇往直前
昨日妳說
神的愛使妳無法拒絕去接待需要關懷的人
我自愧不如阿

想起耶穌說
我渴時你給我水喝
我餓時你給我食物

不明白的人卻回應
我什麼時候給你飯吃給你水喝呢

是阿
主飢渴時
我願意供應嗎

信耶穌

記得那天在電話裡告訴妳 “我信耶穌了”
妳感嘆地說
吃素拜佛二十多年為何還反悔呢?
還來不及訴說我的奇遇
妳已掛電話了

多年來陪妳上山禮佛
道友常誇讚羨慕妳有個好女兒
如今讓妳蒙羞失顏了
已數不清有多少次在主前為妳祈求救恩

SKY20

祂終於回應了
那天清晨在碼頭岸邊遇見遠方的船隻
是那麼遙遠
忽隱忽現緩緩而來
正納悶時
忽聞
雖緩慢駛而來終究也要進站的

妳知道嗎
這麼多年來我還在岸邊等候妳
等的心慌
等的都想放棄了
有時心想只要妳平安健康就好
何必強求妳改變呢

罷了
讓祂來掌舵
起風時祂就會揚起帆
我會耐心等候
期待

疼惜

 

第一次見妳時阿里山公園2
外貌淳樸
清秀甜美的臉
總讓人疼愛
真情流露的照顧老奶奶
奶奶稍有不適
妳迅速的到她身邊
陪著她
唱著妳家鄉的歌謠
知道奶奶膽小
睡時總把手放在她床邊
讓她安心睡
奶奶鬧情緒不吃飯時
耐心哄著直到她吃完那碗飯
心中真想告訴妳
奶奶有妳看顧真放心
那天妳要我為妳禱告
心中納悶
回教徒怎麼會要基督徒代禱呢
想必神必有祂的心意
我喜悅的回應 “一定”
妳耐心聽我訴說創造萬物的神
唯一的神
真是奇妙的事
也許妳看到
我們常常禱告
遇見了禱告的力量
目睹神的愛漫溢在這家中
我期盼著
妳也會開口說 “ 耶穌是我主” 的那一天
讓耶穌來疼惜妳
阿門

沮喪曲

彈一首疏散沮喪曲
來吧
隨著不合諧的音律
灑散一切憂心事

Flower 47揮去憂傷的淚水
來吧
忘懷的彈奏
忽聞
窗外的鳥隨著音符和音
音樂停時牠也靜音
你若不嫌棄我的琴技
自由的再與我合奏一曲
忘憂谷吧
再唱一首
思念我的良人
我等候祂

不歸路

愛上祢時

就已踏上這條不歸路

漸漸地明白

跟隨祢是條艱辛漫長的道路

祢如何被唾棄羞辱的上十字架

我也必因跟隨祢的足跡而付出代價

DSCF3212

因為愛

我心甘情願走祢走過的路

願忍痛讓祢修剪我的雜枝

 痛時服下祢應許的蜜糖

迷惑時喝祢所賜的泉水

被圍困時束上真理帶

拿起祢所賜的雙刃刀

我知道

祢永不會離棄我

祢不會視而不見

是的

跟隨祢是一條不歸路

卻是充滿希望的道路

我永不後悔

環扣

穿梭在無人空間
在異境裡尋覓祢
是興奮的
是期待的
那夜裏發覺一列車
沿著山路緩緩駛過
火車車廂節節相扣
忽聞
要如那環扣
使車廂緊緊相連
即使行駛在山路
也不會脫離軌道

德拉瓦河 8

明白了
祢想告訴我
我們都是那環扣
雖不會引人關注
卻是用來連接車廂
那掌舵者就是祢

願做那環扣嗎?
祂等著

約會

每個星期五晚上
帶著期盼滿滿的心
與祢約會
在這個特別日子
想起祢我的約定
想起祢的愛
讓我迫不及待
數算著時間

2014Summer1

終於等到太陽下山了
卸下重擔
飛奔去見祢
訴說這六天來的瑣事
喜怒哀樂全數算一遍

喜的是看見祢的祝福滿滿
怒因我不聽祢話自找苦吃
哀的是不知如何解除困惑
樂的是有祢同在就心滿足

這日
祢展開恩慈的雙手摟我入懷裏
祢說
來吧好好享受為你預備的安息
讓我除去你六日來沾染的污泥
讓我挪去壓在你肩膀上的重擔

是阿
這是與祢相會交心的日子
是大有能力的禱告日子
是靈得醫治療傷的日子
是可以重新得力的日子

每個安息日祂都在等你
祂不會讓你失望的
約會去吧

石榴與腰帶

那夜纏著祢問
為何聖殿與祭司衣服都有石榴

祢回應
每一顆晶瑩紅透的果子
代表得救者
代表初熟果子
代表千禧年住在殿中同掌權

Green Lake Park 2

是阿
每一個得救者都靠著祢的血來淨身
祢就是那大祭司
緊緊把我們都綁在祢身上
跟著祢進入聖潔的內室
是何等的福份
是祢的應許

想起
神讓耶利米去幼發拉底河
把腰帶埋在石縫中
再去取出時已腐爛
再也沒法用了

神想
把以色列如腰帶綁在身上
這將是神的尊榮
以色列卻不明白也不願意

你信嗎
你願意嗎

心鎖開了

記憶中兒時總是愛哭
沒有太多的歡樂時光
忌妒又羨慕別人的童年
唯獨我穿梭於醫生診所
只有無奈與怨言伴我成長
看不見藍天也看不見未來

flower 2
封鎖內心的哭泣是最好的偽裝
從沒想過這宇宙中
竟有人能看透我的偽裝
那天祢讓我把所有的哀怨與苦悶
如洩洪般傾倒在祢面前
哭泣不再是軟弱
卸下心牢是解脫
那夜祢讓我
開懷瘋狂大笑
如痴如醉般舞一曲心鎖開了
祢在意我的一生
知道了

害怕

女時常在夜裏聽見有人呼叫我
常處於驚恐讓我變得膽小
總是開著收音機睡覺
似乎越害怕惡者就越愛來干擾
惡者見獵心喜就開始搖動著床
嚇得我全身躲入被褥中
他緊追不捨的吹起一陣陣冷風
聲聲呼喚我的名字
常常為此哭泣
害怕夜晚的來臨
家人朋友都曾陪伴入睡
卻只有我聽見那呼叫聲
唯獨我感受到那冷風和搖晃
沒人相信
如惡夢般被折騰數年
稍有風吹草動
都足以讓我歇斯底里的哭叫

Lucifer falls 2
直到遇見耶穌
記得那夜在聖靈的引導下
帶著我去每個房間與角落禱告
走進每個房間時就被聖靈充滿
祂讓我明白我的家就是神的家
祂與我同在
祂守護著我
祂戰勝了死
祂醫治了我

祂除去了我多年來 “害怕“ 的靈
不再恐懼害怕

暴風雨來的寧靜

靜得讓人無法呼吸
心慌得如世界末日
靈飄無定所
魂魄不安其位
口中的交託完全淪陷了
那夜哭乾了淚水
疲憊無奈地傾倒在祢面前

DSCF4269
微風為我打開天窗
看見叢林
看見枯倒的樹
不明白為何帶我入此森林
忽聞
一棵樹倒森林就會不見嗎
試問這叢林中有那棵樹是你栽種的
一語驚醒失落的我
信靠不是用嘴說而已
交託是要經得起考驗
多次的心慌            心真的交託了嗎
想起
以色列多次親眼目篤神的大能
依然故我
我呢

徵招

那天你走進來時
帶著沉重心思
似乎已陷入恐懼戰場
為何如此驚慌呢
你回應將被徵招去前線

9
我想起
基甸帶兵去攻打米甸
神說凡懼怕膽怯的可以不參戰
我拉起你的手禱告
祈求從祂而來的平安賜給你
也許這就是祂的心意

數月後你又走進來
臉上洋溢著喜樂
訴說著神的恩典
徵招被取消了

是的
祂不會給我們承受不起的負擔
阿門

耳順

都經歷了不惑之年
理應耳聰目明
卻抵擋不住四方來的亂箭
都受傷了
疲憊了
心痛了
或許都未進入耳順之年吧
知天命了嗎

舊金山25
忘了誰是主宰嗎
唯有祂是知心朋友
永不離棄我

靈病了

祂有療傷藥膏

祂能醫治

肉體的疼痛無礙

靈得醫治
就能安穩數算日子
進入耳順之年

熱戀中的女人

我如熱戀中女人

 時刻盼著有你的相隨

能依畏在你懷裡

寧靜中等候你

勝過世上的榮華富貴

Niagara Falls 31

輕聲對你說

擁抱我

你卻回應

這大地都在你的懷中

雙手已擁抱你

此時

臉上洋溢著滿足

感受到你溫馨的愛

是甜蜜的

是真實的

腹中湧泉奔騰而出

為你高歌一曲

只有你聽得懂的詩歌

為你舞一曲靈的自由

 

 

醉酒該醒了

祢所揀選的子民

暗中竊喜

 誰看見我所做的事

 用口讚美祢

心裡卻遠離祢

 我是否也會陷入同樣的光景呢

真的相信祂看見了一切了嗎

阿里山公園1 

豈不知這地乾枯因眾人的罪

走獸飛鳥也因我們的罪都滅絕

醉酒該醒了

是時候了

誰能升天誰會下地獄?

我問夫君羅馬書十章六到八節
為何心理說有誰能升到天去就是要把耶穌基督從天上領下來?
為何心理說有誰會下地獄就是要把耶穌基督從死裡叫上來?

Chinese Union Version 10: 6-8
唯有出於信心的義如此說:「你不要心裡說:誰要升到天上去呢?」-就是要領下基督來; 「誰要下到陰間去呢?」-就是要領基督從死裡上來。 他到底怎麼說呢?他說:「這道離你不遠,正在你口裡,在你心裡」就是我們所傳信主的道。

37

夫君如此回應:
Since now we live by the faith of Jesus Christ and believe that he died and resurrected by God. We shall not doubt in our heart by saying who shall ascend to the heaven or who shall descend to the deep. That would mean Jesus Christ has never died and resurrected. So he shall die again in order to bring salvation to the world.

他的意思是: 如今我們既然相信耶穌基督死而復活. 我們心就不該懷疑 “誰能升天, 誰會下地獄” 如果心有懷疑死而復活這事就如主耶穌還需要為我們再死一次, 以便把救贖賜給世人.

能與夫君安息日一起讀經是神給我的福份 .

馨香祭

看似災難

將被消滅

無人在意

2015 Battle field park 9

世人聞之斥責

是自食其果

是嚴懲

在祂眼中

如同馨香祭

凡走出死陰幽谷

走過患難試煉谷

用火冶煉成純金的

配得與祂同住享永生

神對所愛的人

矯正是輕微的

祝福卻是極大的

將與神掌管這世界

神的恩典仁慈賜給

那些愛祂的

信靠祂的

凡認識祂的都看見那盼望

看見了嗎

 

哀怨

淒涼聲誰知曉
耳聾眼瞎
迷失方向
孤立無援    何去何從
為何如此憂傷

你回應

如乾旱的河道
看不見未來
抓不住依靠
只有哀怨相隨

2016

微風阿

開她的眼  開她的耳

就能拿走不安

就能看見盼望
就能安穩的居住   

就能緊握著依靠   

 跟隨祂

 

 

Rock

夫君問我 “以色列行走礦野時從那Rock所喝的水, 是他們帶著那Rock走還是他們停下來時 ,那 Rock 就在那? “

 從未思考過這問題, 也沒想過以色列在沙漠中所喝的水除了摩西杖擊那Rock外,是從何而來.

Napa valley14

 答案在:   哥林多前书 10: 2-3  (英文版比較容易明白)

New King James Version
 all ate the same spiritual food,  and all drank the same spiritual drink. For they drank of that spiritual Rock that followed them, and that Rock was Christ.
 New Living Translation
In the cloud and in the sea, all of them were baptized as followers of Moses.  All of them ate the same spiritual food, and all of them drank the same spiritual water. For they drank from the spiritual rock that traveled with them, and that rock was Christ.

那Rock就是基督, 是聖潔的 ,不可觸摸的,以色列人不可能扛著走 . 摩西因杖擊三次都進不了迦南美地.  所以當以色列人隨著雲柱行走 ,歇下時Rock 就在那.  所以聖經說 : Spiritual Rock that followed them ( Spiritual Rock that traveled with them)

 

新酒

今日又讀到珥書二章,神要在錫安(耶路撒冷)吹號角,因為祂要來了。 那日將是黑暗無光的日子,誰能熬過去呢?  然而神應允必賜給祂的子民五穀、新酒和新油,必吃得飽足。

經文如下:

约珥書 2:19 (Chinese New Version)

耶和華應允他的子民,對他們說:看哪!我必賜給你們五穀、新酒和新油,你們必吃得飽足,我必不再使你們成為列國中的羞辱。

舊金山3

慢慢品嘗這段靈糧,神要給我們五榖,新酒,新油是何意?

 

答案在:   耶利米书 31:11-13

因為耶和華買贖了雅各,從比他更強的人手中把他救贖了出來。 他們必來到錫安的高處歡呼;他們必容光煥發,因為耶和華賜他們各樣的美物,就是五穀、新酒和油,還有羊羔和牛犢。他們必像有水灌溉的園子,永不再枯乾。 那時,童女必歡樂跳舞,年輕的和年老的一起歡樂。我必使他們的悲哀變為喜樂,我必安慰他們,使他們從憂愁中得著歡樂。

 

這段經文預言神在千喜年時把靈糧(五榖)從祂的寶座(耶路撒冷)流出,祂與我們訂新約(新酒),神的靈與我們同住新耶路撒冷。 到那時祂必使我們的悲哀變為喜樂,我們也必著安慰,得著歡樂。

自由了

 

為何安逸受困於牢籠中

還歌唱讚頌圍困你的

囚困於罪的牢籠中

卻甘之如飴

Twin Peaks1

自由掌握在你手中

開口祈求

祂必賜你開鎖鑰匙

自由了

行走無阻

如空中之鳥自由翱翔

遠離罪的捆綁

遠離你爭我奪

遠離災禍臨身

遠離愁煩盤繞

遠離恐懼害怕

遠離仇敵圍剿

遠離名利誘惑

遠離愚昧無知

想要嗎

 

萬王之王

但以理, 啟示錄, 提摩太前書 都提到 “耶穌是萬王之王 , 萬主之主” . 祂是唯一的王, 唯一的主不是嗎? 為何說祂是萬王之王呢?

記得剛信主時曾問一牧者 “ 耶穌是唯一的主, 唯一的王 , 為何詩歌要說祂是萬王之王呢?”
這是他當時的回應: 詩歌雖然這麼唱歌, 耶穌是唯一的王.
當時雖不明白為何聖經要訴說主耶穌是萬王之王, 但牧者的回答並不能解我的惑. 一直到明白神應許的千禧年才知道為何啟示錄說耶穌是萬王之王.

舊金山26

答案在啟示錄 5: 10
Revelation 5:9-10 (NKJV)
And have made us kings and priests to our God; And we shall reign on the earth.
神說將來我們都生於神的家, 成為kings 或祭司且要與耶穌一起掌權一千年. 這也應證耶穌的預言 “良善的僕人你在最小的事上忠心, 可掌權管理十座城” (路加福音19: 16-18).
將來在千禧年與主耶穌一起掌權的得救者(初熟果子) 都是小kings, 或 priests, 也因此稱主耶穌為萬王之王, 萬主之主.
Ref#
但以理書 2:46-48 (Chinese Union Version Modern Punctuation )
當時尼布甲尼撒王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並且吩咐人給他奉上供物和香品。 王對但以理說:「你既能顯明這奧祕的事,你們的神誠然是萬神之神,萬王之主,又是顯明奧祕事的。」 於是王高抬但以理,賞賜他許多上等禮物,派他管理巴比倫全省,又立他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

啟示錄 17:14-15 (Chinese Union Version Modern Punctuation )

「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 天使又對我說:「你所看見那淫婦坐的眾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

提摩太前書 6:14-16 (Chinese Union Version Modern Punctuation)
要守這命令,毫不玷汙,無可指責,直到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顯現。到了日期,那可稱頌、獨有權能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就是那獨一不死,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裡,是人未曾看見也是不能看見的,要將他顯明出來。但願尊貴和永遠的權能都歸給他!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