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神的庇護

想分享安息日那天對以賽亞書 30章6節的領悟

Isaiah 30:6 King James Version (KJV)
The burden of the beasts of the south: into the land of trouble and anguish, from whence come the young and old lion, the viper and fiery flying serpent, they will carry their riches upon the shoulders of young asses, and their treasures upon the bunches of camels, to a people that shall not profit them.

30章經文是對猶大的警告, 因為他們帶著財務想去投靠埃及而未先求告神, 於是在第30: 6節, 神用 the young and old lion, viper , fiery flying serpent 來形容這些去求靠的人, 他們用驢, 駱駝來運送財務, 卻得不著幫助.

為何 the young and old lion, the viper and fiery flying serpent 是代表猶大?

因為神說這些人悖逆, 不聽話(不受教導), 不忠的. 他們對先知說: 不要對我們說預言,說些順耳的話,不要再提以色列的神了. 他們寧可求助於埃及,願被欺壓.

123

我不認同他們是帶著財務經過獅, 蛇出沒的艱困之地去埃及來解說這段經文.
所以在30:15-17 神如此說: 你們若回轉尋求我, 祂必保全你們.
他們卻回嘴說: 我們要快馬加鞭去投靠埃及
神回應: 你們奔馳離去, 敵人也必追趕( 因為失去神的庇護)

Faith in God

 

sky

今天讀 The Mackintosh Treasury, 作者是C.H. Mackintosh 寫於18 世紀.

其中有一段值得深思:   The church /page 712 :

“It is not a question of feelings, or experiences, or evidences; it is a simply question of faith in God’s word wrought in the heart by God’s Spirit."

是否這世代的人沉浸於聖靈的感覺, 深信眼能見的奇蹟, 總覺親身經歷的異像,異夢, 耳所聽到的全來自神呢? 是否這些都足以取代了神的話, 讓我們迷戀於這些是真是幻的追求呢? 何為信阿!

難怪馬太福音24:24 如此說:

For false Christs and false prophets will rise and show great signs and wonders to deceive, if possible, even the elect.

Faith in God 講的信是信神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信祂所應許的永生, 神的國.

 

饗宴

沉靜心去享受大自然
親吻著它的氣息
甩去苦ˋ毒ˋ惱ˋ恨
拋開身上枷鎖
如此的饗宴誰能抗拒呢
153
尋覓一生ˋ歇會吧
勞碌一生ˋ放下吧
情感糾結半輩子了ˋ放手吧
上次開懷大笑是何時ˋ記得否
一切都交託於祂ˋ等待ˋ再等待
就能如鷹展翅ˋ翱翔於藍天
我深信不疑
試試吧

看不見的愛

情感
可以淋漓盡至的用一隻筆桿寫出
以雙手輕盈地穿梭於琴鍵中流露
以繪畫描著思念之情

情意
可以在回憶中加溫
以信息連繫著關係

37
情愛
一個擁抱傳遞關懷
一個吻訴說著親密
一個眼神留下思念

世間情愛也不過如此
然而有種情愛只能深埋於心靈
當祂同在時
看不見 ˋ 觸碰不到
確有一股暖流在身體中流串不已
甜如蜜的愛吸引著妳
願追隨祂的蹤跡
願意把生命獻給祂

挪去面紗

微望著窗外

冰寒已讓樹上的葉片乾枯

身穿羽毛衫的鳥兒依然在樹梢唱著曲

沉浸已久的心終於能放下一切

初冬的暖陽是那麼的溫馨

2016-home-12

 

 

挪去鬱悶面紗ˋ陽光再現那刻

敞開心的笑了ˋ拾回初心

甜蜜的初戀情ˋ回盪不已

琴聲再次在屋內揚起

再也不必尋尋覓覓了

吸引我ˋ不離棄你

不陷入網羅

緊隨祢的蹤跡

 

被遺忘的愛

激情ˋ眷戀ˋ飢渴ˋ沉浸過
時間淡化了真情
患難蒙蔽了心
苦ˋ毒ˋ惱ˋ怨緩慢生根
是誰
蒙上我的眼
綑綁我於黑暗密室
捂住我的耳
聽不見那熟悉的聲音
吶喊    “不離不棄” 的諾言

sky (2)
微風掠過
挪去面紗ˋ鬆開捆綁
潔淨了
拾回被遺忘的愛

看不見的干擾

那天從醫院回來後ˋ 吵鬧呼喊數日

總說門口有多人窺視你ˋ 使勁將你往山崖推

34

想起主耶穌ˋ 祂所賜的寶劍ˋ 權柄

拿起潔淨的橄欖油ˋ 膏抹你額頭ˋ 你的居住所

奉主耶穌的名 ˋ宣告主權ˋ 命令不潔的靈遠離

在禱告聲中ˋ 你安靜的睡了

醒後你說ˋ 那些人走了

看不見的干擾  ˋ唯有在最軟弱無助時擄掠你

“真理”  使人自由ˋ 脫離捆綁

死亡遊戲

南 投

沒有權利拒絕ˋ喊退出
來到這空間那刻ˋ就進入死亡遊戲
不斷的爭鬥ˋ忍耐ˋ堅持
等待死而復活
這是唯一的戰利品 ˋ 進階另一空間
奮鬥數十年ˋ不知所求為何
埋怨一輩子ˋ盼望扭轉虛擬空間
不禁思想ˋ永恆空間的虛實
想通了嗎

沉甸甸

舉步維艱的人生易見

總是勞心勞力去經營有限的一生

沉甸甸的心使人窒息

面對著曠野大喊    “我累了”

微風輕撫

祂都知道了

祂也看見了

096

我回應

軟弱的走不動

眼昏看不見終點

信靠看不見的祂太難了

微風輕吹

 你眼見過空氣嗎

你可知風ˋ雨ˋ雪的儲藏室在哪

風雨雪來時你就知道了它的存在

日出日落ˋ海水漲退潮

月陰晴圓缺ˋ四季分明

你信嗎

誰掌管呢

 

煎熬

漫長等候滋味誰沒嚐過

求學時等候畢業

求職時等候回應

求婚時等候點頭

懷孕時等候產期

大病時等候恢復

衰老了等候安息

sky13

還在等候嗎

等候滋味煎熬難耐

唯有放下執著等候心

脫去綑綁的等候期待

自由全在一念之間

想起哈拿

卸下一切重擔在祭壇下

交託一切於那愛她的神

相信祂應予她的祈求

開心的走出祭壇

她自由了

我又可舞一曲自由

高唱一首歡樂頌

你呢

停在原地

短暫的一生總懷千歲憂
揮之不去的愁如千斤鼎壓心頭
總不愛聽 “放下ˋ想開點”
別說 “你愛聽”
想起婆婆的話
在韓戰後那貧困年代
有一鄰居自嘆這年過不去了
婆婆回應他
“那我們都過去了, 你就留在那頭嗎?”
秋3
微風 阿
沒有過不去的坎
多年來目睹那麼多的難處
也未曾停留在關卡那頭呀
祢的相隨陪伴總被遺忘
起風吧
願隨祢而去

你想要嗎

都知道信耶穌能得永生
你真的信嗎
你真的想要嗎

096
可聽聞
只要祂祝福我
保守此生平安喜樂
死後有沒有永生無所謂
太令人驚訝了
倘若對永生沒興趣
為何要信耶穌呢
想起以賽亞書的預言
到那日七個女人拉住一男說
我們自備吃的ˋ穿的
只求歸在你名下

試問自己
真的想要永生嗎

祂與你同行

空中瀰漫著春的氣味

數日的艷陽暖身子

卻無法暖心窩

2016-duke-farm-67

走在一條荊棘路上

時刻都提心吊膽

惡者虎視眈眈等著你

等你陷入他的網羅

等著你哭泣

等著你怨天

等著你離開祂

等著你加入他的團隊

別哭泣了

雖看不見屬世的前景

坎坷路上你不孤單

揮揮淚水

祂與你我同行

 

會更好

總愛問 “你過的好嗎”

耳盼聽的也總是“很好“

是真的嗎

陷入困境無法自拔

期盼著那雙援手

無助地不知所措

你還會說 “好”嗎

2016 Duke Farm 9

不需再虛假回應了

學會說 “It could be better (會更好的)”

學會自我安慰的說 “It could be  worse(也許會更糟呢) ”

學會不抱怨

學會承受一切祂給我的人生路

走完這路就能歇息

期待

釋懷

蕭蕭雨聲中驚醒
瞭望窗外
鳥兒披著祂給的羽衣
那管風雨陰晴
瀟灑地停歇在樹梢上
唱著不成調的歌
何等的自在

75
也罷
人生本有悲歡離合
月有陰晴圓缺
釋懷吧
拾起我那起初的心
高歌一首歡樂頌
再舞一曲烏雲散盡
天晴了
看見了嗎

無法選擇

瓜瓜落地那刻起

無法選擇

父母` 性別

生老病死的時間

 一生起伏飄渺的讓人看不透

總在患失患得中掙扎

2015 Battle field park 9

無奈淹滅了夢幻

別揪心了

人生如戲

劇中角色別無選擇

累了就歇會

這世代過去時

那頭等著我們的是祂

期待

 

 

 

開春了

又是個晴朗的清晨

庭院還覆蓋著昨夜飄下的絲絲細雪

期盼著

春風吹醒萬物

懶散的我也該從冬眠期甦醒

2016-home-3

 

 

 

想著

新一年的願望

願祂釋放我的靈

有顆起初熱愛的心

願祂賜我禱告的靈

自由的行走在祂寶座前

吸引我

我就飛奔向祢

 

冬雨

冬雨蕭蕭令人寒

歲末的陽光來得巧

散去陰冷的寒氣

除舊布新

揮去所有的陰霾

抹去互相較勁的心思

所有的恩恩怨怨都釋懷吧

2016-duke-farm-54

愛像燦爛的陽光

撫慰著你我

別說  “陽光在那”

勿需尋尋覓覓

祂擁抱著你我

暖陽帶來的新盼望

你看見了嗎

 

冬陽

渡過漫長的寒夜

清晨的冬陽顯得格外暖活

153

想著

一個錯誤政策宛如萬物蕭條的冬天

那些還在寒冬煎熬著ˋ等著

卻看不見暖陽

想起以賽亞的預言

沒人求告於祂

沒人尋求真理

卻倚靠著那浮誇虛實的謊言

心懷詭計行惡事

孵化的是毒蛇蛋

織出的是蜘蛛網

吃了牠的蛋必死

穿了它 (蜘蛛網) 也無法保暖

誰願意相信祂呢

祂可是唯一可依靠阿

 

一文不值之城市

提起所羅門為耶和華建聖殿時

他差遣人去請推羅王希蘭供應木材

希蘭王是大衛王的好友就應允了

從黎巴嫩海運所羅門建聖殿所需的香柏木

並贈予四千公斤黃金給所羅門

DSCF3252

忙碌了二十年

聖殿終於完工了

為了表示感謝希蘭王的資助

所羅門把加利利地的二十座城賞給了希蘭王

希蘭王迫不及待的快馬奔馳去接收贈禮

當他看到所羅門所贈送的城市時不悅的說

我的好兄弟阿

這就是你給我的城市嗎

於是就給這些城市取名為  “迦步勒 (Which  means  worthless)”

這一文不值(good  for nothing)之名直至今日還被提起呢

是否所羅門王顯得有點小家氣呢

你說呢

 

 

 

 

 

牧養

以西結曾如此預言:(Ref: 以西結書 34:1-10)

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養自己,  吃好的, 穿好的, 卻不牧養羊群.  任由羊兒生病, 瘦弱.  受傷的也不幫他們裹傷醫治 , 反而用威權管制他們.  迷失的不去尋找,  他們就如無牧羊人分散各地成為野獸的掠物.

因此神親自來尋找祂的羊, 從萬國中領回並讓羊群居住在聖山的溪水邊.  不再任人掠奪且要安然居住.

這只是對以色列人的預言嗎?  誰是以色列?

Napa Valley7

幾天前,  有位姊妹訴說想去參家離家近的教會.  那日她見證這教會的傳道人在她生病時的照顧, 會眾歡呼讚美神與鼓掌歡迎這姊妹.  散會後卻被牧者下逐客令.   也許是牧者的光環頓時被取代了吧!

這讓又我想起彌加的預言(彌加 3 章), 以色列的領導者(假先知)剥削神的子民, 收賄賂, 只會講 “平安”欺哄人.   因此神的聖殿就荒廢, 失去光輝(意味著領著他們在山頂拜假神 ).

我們都無權去論斷任何人的對與錯, 卻要警醒勿陷入撒但的網羅,  看重自我, 喜愛名利.

一個擁抱

不如意的事情讓人沮喪

想要的得不着譲人揪心


無奈呼喊著無人理解
宛如掉入谷底卻無力改變現狀

四方傳來陣陣聲

本來無一事,庸人自擾之

你不懂

不是作繭自縛

那是被捆綁著卻無力反擊

苦難也

別說  "想開點 "

一個擁抱勝過千言萬語

流浪人

持續數日冰點下的寒氣
行在冰凍路上讓人哆嗦著不敢言語
想著
若沒暖氣不知如何渡過寒冬
想著
無家可歸的流浪街人往那去避寒
如何熬過零下十幾度的夜晚
有誰在意他們的需求呢
是誰的錯讓他們無家可歸

2014_0204AP
真的很困惑
想起耶穌說
我餓了你們給我吃
我渴了你們給我喝
我做客旅你們留宿
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
我病了你們看顧我
不明白的人回應
何時我做這些事呢
明白了嗎

苦澀

空氣中凝聚著將下雪的寒氣
喝上一口奶香的熱咖啡
再多的苦澀也被沖淡了

2016 Home 2
祂未曾應許一帆風順
也未曾應許一生無缺乏
何嘗不知呢
苦澀滋味卻常囤積於心
若問何謂苦澀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勸君喝口祂所賜的蜜奶
讓蜜奶香溶化了苦澀
餘香久久不忘
試試好嗎

寂靜時刻

一路上已灑滿著鹽預備低溫的來臨

每下場雨

氣溫也隨之下降直到春分時節

萬物寂靜的冬只有寒氣相伴

dscf3980

是否該讓心靈也隨節氣而淨化些

就讓心靈寂靜等候吧

等待時機如鷹展翅翱翔

高空俯視那刻就能一目了然

還有什麼牽纏無法釋懷呢